一剑斩破九重天由书连网(m.booklianw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海外散修和东土的名门大派不同。
    大海汪洋无尽,大过陆地千百倍,故而随便就能找到一处风光景秀的岛屿。
    海外散修都是懒得争斗,只想享受仙福之辈,不似峨眉这种宗门,以飞升为终极目标,弟子都是挑了又挑,选了又选,非是天资横溢之辈根本不收,又怕根基不稳,极少揠苗助长。
    海外散修往往都是夫妻合修,故而绵延几代之后,子孙就极多,遂成家族,所以海外散修,往往家业甚大,丁口众多。
    自己亲生的孩子,孙儿,自然就娇宠一些,也不指望他们飞升九宸,各种仙丹灵药也不吝啬。天罡之辈并不稀罕,大衍之辈积攒数百年也并不少,只是这些修成剑侠,剑仙之辈,根基往往不稳,远不如东土大派的弟子。
    东土大派比如峨眉,逍遥府,云台山出身的修士,即便是最差一档,比如玄鹤道人,都足以横扫十倍以上同等境界的妖修,面对妖修,甚至能越境战而胜之。
    但是海外散修,第一代也还罢了,后代的子子孙孙,修为大多都是灵药堆上去,父祖长辈又都骄纵,极少跟厉害敌人争斗,就算面对同等境界的妖修,也未必就一定能赢。
    简直跟东土大派弟子,没得法子比。
    只是这些人,因为出身高贵,并不是寻常人家拜师仙家,而是出生就在仙家,父母都是修行中人,眼角还都极高,不大瞧得起东土的大派弟子。
    此番十四岛散修,除了七位压阵的金丹和一些修道超过百年的长辈,道术最出色的子弟,共有六人,都是修道不足五十年的年轻人。
    这六人颇有竞争意识,遁光超出了众人之先,远远的把同侪抛在了后面。
    朱瑬文一脸的兴奋,他全力催动家传的火云遁法,也不能超过其余五人,就心生巧计,扬手就是一道丙丁神雷轰了下去。
    丙丁雷法乃是天心一脉,以两道火系真气缠绕,汇于一道雷光,发出之后,两股不同的火系真气碰撞,便有极大威力。
    朱瑬文家传丙丁雷法,颇具玄妙,这团雷火一起,就如雷霆霹雳,震天价响亮,划出一道火光,直向海蛇巨舟飞去。
    王崇心头恚怒,冲出了船舱,他也没料到,这一次的敌人,比海蛇教还不如,上来就乱丢雷法,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    朱瑬文出手,其余五人也紧接着出手,亦是发动了家传的法术,五六道光芒,摇曳流芒慧尾,声势倒也不小。
    王崇亏得此时功力,有一部分是雷霆玉经,若非如此,仓促间他还未必能转换功力。
    他本拟是要隐藏身份,以雷霆玉经驾驭太元珠,也算是换过了面貌,做了些伪装。
    当时王崇还思忖,海外并无人知道自己相貌,只要法术换一换,便可遮掩身份。他哪里料得到,峨眉通传天下,就有人把他的画影图形给弄了出来,流传至海外!
    此时他催运雷霆玉经的功力,十二枚太元珠飞起,结成金光幢,牢牢把海蛇巨舟给护住。
    丙丁神雷先到,撞在金光幢上,爆出漫天火星,紧接着后面的五六道法术就跟着到了,也都轰爆在太元珠结成的金光幢上。
    这些法术,依次炸开,让海蛇巨舟都晃了一晃,沉下去了两三尺。
    王崇感受到这等“威力”,却不由得心头微微愕然,忖道:“他们是都在手下留情吗?海外散修为何都这般慈悲善良?”
    王崇刚思忖到这里,后面紧跟上来的十四岛散修,就纷纷出手,数十道法力在金光幢外爆开。
    这些法术撞在金光上,爆散如烟花,倒也好看,只是并未能撼动金光分毫。
    王崇这才醒悟到,是自己想的差了,就只是这些海外散修,功力甚弱,并非是人家慈悲。
    王崇不由得想起了海蛇教,不由得心生诧异,暗忖道:“他们这般本事,也要来追捕我吗?”
    王崇虽然也并不觉得,自己本事如何了得,比如他曾邀斗黄袍怪,百余招就落在下风。
    黄袍怪的本事,未必就能强的过朱红袖。
    所以他听得峨眉,逍遥府,毒龙寺,还有无数散修都要抓他,只想遁逃,并未有其他想法。
    朱瑬文眼瞧这名大敌“毫无还手之力”,不由得兴奋的叫道:“大家不要乱,莫给这贼子遁逃的机会!”
    一个面容俊朗,眉目间颇有几分邪气的年轻人,高声喝道:“朱瑬文,你可敢跟我比比本事,看谁先攻破这小贼魔的乌龟壳!”
    朱瑬文晒然一笑,叫道:“许冠西!你花屿岛的家传功法,未必就强过我们朱家的丙丁雷法,就算有甚输赢,也只是侥幸,比不得出真本事。”
    面有邪气的青年许冠西,喝道:“你倒是要如何比较?”
    朱瑬文喝道:“你家传的太云锦绣,素能以柔克刚!不如我们一面攻打这厮的乌龟壳,一面出手化解对手的法术,方见拼斗的难处。”
    两人如此做派,倒是惹得周围一群驾驭遁光的少年,齐声喝彩,都叫道:“正该如此比试!打破这种小贼的防护法术,有什么难?要比就是这般花样……”
    有两个年轻人,自忖也不输给朱瑬文和许冠西,也一起喝道:“我们也加入,要一起比斗!”
    其余簇拥上来的十四岛散修,居然各自退开,给这四人让开了位置。
    这些十四岛的散修,不驾驭遁光,只以身法悬踏空中,就都各自现出身影来。
    最为热闹的就是一伙少女,姹紫嫣红,梅李争俏,一起调笑道:“就要看他们四个,谁人是十四岛第一剑仙!”
    王崇正在思忖,如何却敌,见到这些散修,居然玩出这等花样,不由得诧异至极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“这群家伙……都是蠢货吗?”
    朱瑬文把丙丁雷法使的气象万千,雷火如雨点一般落下,许冠西也把家传的太云锦绣法术使出。
    &n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bsp;这道法术,极为好看,祭炼的是一道云霞之气,发出就是数十丈的五彩锦霞。锦霞上还能如刺绣一般,显出五色牡丹,百鸟朝凰,锦鲤鱼虾,群山竞秀……等等变化多端的画卷。
    虽然威力偏弱,但若论好看,十四岛各脉道传,无出其右,甚至东土各派,也罕有能媲美。
    当初死在王崇一道无形剑砍了的肉罗王,也是走的这个路数。
    只是他乃是野生的妖怪,采了九霄霓虹之气和朝晚霞气炼就的罡气,虽然也彩色斑斓,但却太过粗糙,没有花屿岛一脉的太云锦绣,使出来灿烂好看。
    朱瑬文有意,以丙丁雷法,破解许冠西的太云锦绣,许冠西也罢自家的法术,迎上了朱瑬文的雷火。
    另外两人也斗的不亦乐乎,四个人的法术,倒有大半消耗在自己人身上,落在太元珠所化金光上的反而少了。
    王崇见这四人斗的灿烂,旁边还有一群围观者,心道:“怎么有空,陪他们过家家!”
    王崇出身魔门,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,他收了天心观旧日同门,只是顺手,降服海蛇教也是顺势为之,如今都被人围困了,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些“闲杂人物”。
    他暗暗盘算,如何骤然收了太元珠,以无形剑偷袭,就听得一声长啸,一个大刺刺的声音喝道:“你们又玩这般文雅的斗法,早跟你们说,这等把戏,家里玩耍不妨,遇到大敌,怎好放肆?就不怕被人反扑,伤了性命?”
    王崇心头凛然,暗叫一声:“说话的这人,颇为不俗!”
    朱瑬文反手一记雷法,轰开了许冠西的太云锦绣,冷哼一声,喝道:“小妖儿!你要是有本事,也上来斗法,我就不说你!你一个修炼三十年,还在天罡境的货色,有何资格来说我们?”
    小妖儿是一个颇为邋遢,但双目极其有神的少年,听得这话,呲之以鼻,反唇相讥道:“迟早有一日,你们都死在这般大意上!”
    围观的人里头,一个穿皂袍的大汉,忍不住笑道:“小妖儿说的倒是有道理,但这里不过一个魔门的小贼,本身功力不过胎元,最多有一具妖身罢了。人妖相化之术,也不是什么高深法术,早几年我们十四岛还有流传,谁不知道,妖身的道行再高,斗法还是不成,因为一身妖气,连随身的法宝都驾驭不得,只是有几种特殊的天赋妖术还值得称道……”
    这些人一面斗法,一面斗嘴,倒也极为热闹。
    小妖儿伶牙俐齿,一个人面对七八个对手,居然也不落下风。
    朱瑬文争执了几句,懒得跟这小子废话,只是全神贯注,跟其余三人斗法,他也暗暗诧异,为何自己也轰了七八十记雷火,这金光就是不动弹。
    九烟上人虽然也惩处了自家儿子,却什么话都没向外面人说,谁也不知道,王崇用来护身的,乃是云台山的镇山之宝。
    参与斗法的四人里,有一个出身小黑山的十四岛年轻俊彦,忽然叫道:“这小贼好像要反击……他好像有飞剑!”
    众人无不哄笑,尤其是围观的那一伙少女,一起嘲笑道:“辛十四郎!他有四口峨眉的飞剑哩!你可是怕了?”
    有个圆圆脸蛋的女孩子,更是大叫道:“谁不知,要蕴养一口飞剑,就算父母所传,气息相合,没有三五个月都难使动,想要炼的于身相合,如臂使指,几年的苦功总是要的……”
    “他有飞剑,你又怕什么?说不定一道法术下去,他辛苦祭炼在飞剑上的气息就散了。”
    几十个女孩子,有些抿嘴轻笑,嘴角梨涡微璇,有些若有所思,做出遗世独立之状,衣袂飘飘,宛如仙子乘风。
    也有些活泼,不住的开口,跟凑近来的几个,还有斗法的几个,不断的斗嘴。
    此时十四岛的海船,还有些距离,但凡是能驾驭遁光的大衍境子弟,都已经凑到了跟前,把海蛇巨舟围了几圈,只是自矜身份,并不上前罢了。
    甚至还有些天罡境的十四岛散修门下,虽然只能御气掠空,不能如大衍境一般,在天空上鸟瞰,蹈虚立空,却也纷纷施展轻身功夫,踏波逐浪,赶了过来,各自指指点点,畅所欲言。
    这般稀奇的景致,在东土各派,无论如何也看不到。
    就只有海外散修,还得是繁衍数代,有几百年根底的散修门派,才有这般的兴盛气象。
    王崇本想,收了太元珠,以无形剑偷袭,但心头忽然又换了主意,全力运转功力,要把大半功力转换为元阳真气。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辛十四郎看到他似乎要反击。
    辛十四郎惊呼过后,却不见王崇又动静,也不由得羞臊,暗暗骂了自己一句:“怕些什么?都知道不过是个胎元境的魔门弟子,虽然偷了峨眉的剑诀,才不过几日?哪里就能练的成?就算有峨眉的飞剑,在他手里也不过是摆设。我大惊小怪,须让人看扁了。”
    他催动法力,小黑山嫡传的百幻金环,当空飞出,虽然没有许冠西的太云锦绣好看,也不如朱瑬文的丙丁雷法威势,但却别具一功。
    也许别人见到百幻金环,以为是金系的法术,其实这却是一门土系的功法,就算以法术,或者飞剑劈碎了金环,也要被戊土之气,侵入经脉,若是不能尽快逼出戊土之气,肉身就要化为泥沙。
    小黑山岛的百幻金环,若非有如此奇异威力,也不会位列十四岛之一,辛十四郎更不会,被誉为跟朱瑬文,许冠西等人相匹敌的出色人物。
    百幻金环乱劈在金光上,这层岿然不动的金光,忽然微微震荡,朱瑬文,许冠西,忙住了斗口,也不再理会小妖儿的讽刺,全力运使法术,生怕被辛十四郎给抢了先。
    他们倒也不愧是十四岛散修,年青一代最秀出的人物,此时全力斗法,倒也一派森严气象,法度严禁,似乎全无破绽。
    这会儿,王崇已经转化了七成功力为元阳真气,当下一声厉喝,元阳剑当空飞出,宛如赤鳞大龙,盘空直上。
    这口阴定休亲手祭炼的飞剑,性子极傲,更兼出世以来,就没怎么斗敌,被放出来,满是兴奋。
    一剑煌煌,漫天皆赤!
inject()

书连网(m.booklianw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ooklian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