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剑斩破九重天由书连网(m.booklianw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!我们真的要走了吗?”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!这里的东西,我们能带走吗?”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!小奴奴还想要问……”
    王崇没好气的骂道:“闭嘴!莫要搅扰。”
    胡苏儿不敢再说话,只是眼巴巴的望着王崇。
    王崇随手丢了一卷东西给她,不耐烦的说道:“日后你便修习此法。”
    胡苏儿顿时忘了其他,喜滋滋的展开,却是一部《大须弥心经》。
    此是大须弥尊胜佛王经的入门心法,红叶一脉也不是尽有修行,五龙子和黑山上人就没得传授。
    王崇问天音子讨教功法,天音子不知怎么,就把大须弥心经传授,他也颇意外。
    王崇转手就把这门心法,教给了胡苏儿,他倒不是偏爱小狐狸,而是从此要行道江湖,身边总不好跟着一个小废货。
    胡苏儿不管修行的如何,但只要有二三分自保之力,总比时时还得分神照顾要好。
    燕北人和尚文礼倒是没觉得如何,他们早就知道,王崇要做乞儿二十年,也做了些准备,并不似小狐狸那般手忙脚乱。
    王崇把十口红线剑和斩雷宝刀,都留给了师父令苏尔,待师父重炼了再还给他,所以法宝囊中也没什么要紧的事物了,就把法宝囊交给了燕北人。
    让燕北人把洞府中,能用的东西都收了,连带他用红线剑换的七种罡气,一根灵竹都收在里头,也不用大小包裹,弄得逃荒也似。
    他身上只带了师父令苏尔所赠的翠玉小葫芦。
    这口翠玉小葫芦里头,藏有一口仙家飞剑,名为星斗离烟!
    此剑与寻常剑光不同,出手就是满天星斗,一道离烟,千变万化,狂逸不羁。
    王崇也只知道,此剑乃是自己师父少年时,却敌炼魔之宝,在毒龙寺又不好胡乱演练,他也不能晓得威力如何。
    星斗离烟剑是正经的道传法器,想要真正驾驭,须得修行跟禁制相合的小无相剑诀。
    令苏尔为了让自家徒儿能够运用,在翠玉小葫芦上又多炼了一道法咒,只要知道咒语,也能驱使这口仙家飞剑,只是威力要弱上不止一筹。
    就如元阳剑也是道传法器,但有了阴定休的一十二道符箓,就算王崇也能操纵自如。
    王崇在这座洞府里转了一圈,心头颇多感慨。
    他出身天心观,本来以为,自己这一世,都是个小魔崽子,纵然天赋纵横,也没什么大出息。
    却未料到,居然因为炼就五识魔卷,开了多罗识和抵律识,被天心观想方设法送上了峨眉山。
    他本来以为,自己侥天之幸,偷得峨眉心法,逃出来,也能有些成就,却没想到,最后被白云大师撵下了山。
    至于因为演天珠指引,偷了元阳剑,元阳剑诀,又得机缘,拜师令苏尔,对王崇来说,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自此就一步登天。
    诸如这种洞府,他在天心观的时候,做梦都没想过,能住上一住。
    &nb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sp;就连天心道人,也不过住一口“棺材”而已。
    王崇长啸一声,袖袍一拂,喝道:“走罢!”
    他当先昂然离开,燕北人和尚文礼随后跟上,小狐狸偷偷转了一圈,从洞府的兵器架子上,偷了一对短剑,这才匆匆跑了出去。
    王崇带了手下随从,到了东山壁,那条毒龙瞥了他一眼,低声喝道:“你要出山去?”
    王崇答道:“正是。”
    毒龙低吟一声,似笑非笑,叫道:“你去帮我办一件事儿,我许你一桩好处。”
    王崇微微一笑,问道:“不知是什么事儿,又是什么好处?”
    毒龙垂首,贴近了王崇等人,本来它就身躯巨大,此时凑近了,更显得狰狞,一张巨口,王崇和燕北人,尚文礼,胡苏儿凑一块,都不够这头巨兽一口吞之。
    饶是王崇胆大,燕北人和尚文礼都一时豪杰,也不由得心头惴惴,小狐狸干脆显化了原形,直接跳到了王崇怀里,盘成圆润的一小团,再不敢抬头。
    毒龙吟啸一声,喝道:“我在大荒海外,有一座洞府,你若是出海,便去看看,也不用做什么,只把洞府里的情况,跟我说一说便可。若是你能做成此事,我送一颗毒龙丹给你,此物的好处,日后你自然知道。”
    王崇微微思忖,就一口答应了下来,说道:“此事,我可以帮前辈办得!”
    毒龙双睛如电,把一缕玄奥意念,送入王崇识海,化为了一幅海图。
    王崇还未看个仔细,这头毒龙就猛然张开大口,把四人一起吞了,小狐狸惊叫起来,就连燕北人和尚文礼,都吓出了一身冷汗,各自握住的手里的宝物。
    燕北人的火雷金环和尚文礼的玄阴护臂,还未来得及发动,就赶紧到身子一轻,再睁眼时,已经在毒龙寺的外山门。
    王崇倒是镇定,一挥衣袖,说道:“这条毒龙便是毒龙寺内外山门的通道,我们一进一出,都是从它体内经过,莫要如此怪异。”
    燕北人,尚文礼这才一颗心松懈了下来。
    小狐狸簌簌发抖,好半晌都没能缓过气儿来,她实在是被吓怕了。
    王崇也没有在毒龙寺的外山门多呆,他如今也有胎元境的修为,上下悬崖,也不算什么。
    燕北人和尚文礼,也算武功高强,有宗师级数,小狐狸虽然弱些,但是她干脆蜷缩在王崇身上,倒也不用上下悬崖。
    王崇和燕北人,尚文礼,赶了三日路,这才走出了荒凉山道,偶然能见到了人家。
    王崇寻人问了路径,便直奔成都府,他打算在成都府稍稍停留,再回去扬州,取了元阳剑和一应的宝物。
    至于如何做个小乞儿,王崇心底也没底数。
    他打算去成都府的时候,把自己旧日的手下招来,王相杨尧和那些乞儿都是经验惯熟,可以“三人行必有我师焉。
    从四川去成都府,却是要路过峨眉山。
    王崇倒是想要绕过峨眉山,燕北人和尚文礼却有些惦念女儿和孙女,他也不好去阻碍,只能带了两人和胡苏儿,一路向峨眉行来。
    王崇在峨眉派,五灵仙府住过一段时日,倒也知道峨眉派山门的大致方位。
inject()

书连网(m.booklianw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ooklianw.com